鯨 韜

无。

除了邀请你以外的话都说不出口。

画不出万分之一的可爱……

大概就是中药的斗,保证自己的温饱。

一个短小的日常对话

阅读须知:
*复健产物

*人物属于官方,ooc设定属于我

*没什么实意

*以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



“我们,去旅行吧。”

正是黄昏,阳光透过玻璃散在会议桌上成堆的文件上,浅浅的渡在专心处理文件的人的头发上,本是金色的头发微微发光。盖亚靠在转椅里,头枕着十指交叉的手掌上,借着搭在会议桌上的脚用力,使转椅一下没一下的轻微转动着,盯着那个认真思考文件上报方案可行性的人,盖亚突然开口说。
被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打断思路的人抬起头来,眨了眨眼示意对方自己没有听懂。于是盖亚放下脚坐直了身子,将手掌扣合放在桌上,看着人碧绿的眸子重复道:

“我说,雷伊,我们去旅行吧。”

雷伊放下手中的文件,抬手捏了下眉心,略带疑惑地看着在自己身边发着呆突然认真起来盖亚,开口问道:

“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了?”

盖亚愣了下,大拇指相互变换交叠着,将视线投向窗外,看着慢慢流动的云和遮不住的霞,沉默了。于是雷伊也扭头随着盖亚的目光看向窗外。
总部的位置选的很微妙,在总部四周没有什么高耸的建筑物,会议厅选择了落地窗,自然的景色一览无遗。会议厅的灯没有打开,而太阳已经彻底看不见了,只留下些光辉,和深色的云混在一起,偶尔夹杂着几颗星星。渐渐昏暗的空间内只剩下安静的两人。

“有心仪的地方吗?”

良久等不到盖亚回答的雷伊重新开口问道,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来着手将处理好的文件收整好,借着微弱的自然光重新浏览过刚刚那份文件的提议,写下自己提出的整改意见。

“其实吧……好像也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,”

盖亚依旧盯着窗外,用手托着下巴,低声的回答着雷伊的问题。
雷伊微不可闻的哼了声,示意盖亚继续说下去。

“……前段时间不是有个任务嘛,你让我领队的那次,有个叫什么的疯子,嚷着要炸掉某个星球的那次,”

雷伊默默的在记忆里凭着盖亚模糊的话回想着是哪一次任务,笔没有停的继续写着。

“我带的小队里刚好有一对,都是资历很深的战士。他们搭档很久了,几乎没有失手过,感情也很好,听说他们过一段时间就打算离队了,准备一起去旅行”

盖亚的语速很慢,目光依旧放在窗外。

“在行动的前一个晚上,在交代完任务安排以后,队里不知道谁突然提起了这个事情,一群人开始起哄,说着以后也要和他们一样。
但那次任务实在太糟糕了,严重的前几天才恢复意识。

一方因为抢救及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,而另一方却是连尸骨都没能找到。”

说完以后盖亚收回了目光,半垂着眼单手托着脸,用指腹摩挲着散落出来的文件,一时间只有雷伊动笔的声音,和窗外流动的光影。

“在你们出发的之前,我收到了那两位的离职申请,”

在天完全黑下来时,雷伊终于停下了笔,他收好文件,起身走向放置了饮用水的桌子,为自己倒了一杯温热的水。

“我同意了,并祝福了两位。”

雷伊抬着杯子,将椅子挪的离盖亚近一些才坐下。

“在任务结束以后,那一位来找我谈了话,补偿他不要,他只想离职。他说对于另一方的死亡双方其实都不意外并做好了准备,因为在从事这份工作时,双方就报了必然的决心。即使一方死亡,也要幸福的继续生活下去,这是他们约好的。”

雷伊停顿下来,喝了口温热的水,望着盖亚。在黑暗中失神的人终于抬起头,和雷伊对视着。

“我明白这份工作的危险性,即使被称为了‘战神’我也很清楚,一失手会造成怎样的后果。”

沙哑的开口,雷伊将水杯凑到盖亚面前,盖亚握住了雷伊的手将杯子凑到嘴边小呷了一口,认真的看着雷伊。

“可我从未设想过,如果有一天,你我只有一人存活了下来的生活是怎样的。”

雷伊任凭着盖亚握住自己的手,放下了水杯。

“我也从未设想过。”

然后凑近盖亚,闭上眼亲吻了他的嘴唇。只是碰一下便离开了,重新在黑暗中凝视着盖亚暗红的眸子。

“我也从未想过去设想。”

盖亚没有说话,只是伸手轻轻捏住雷伊的下巴,再次将自己的嘴唇压上去。


“等到一切都安稳下来,我们一起去旅行吧。”

END


早晨来到的布莱克默默收走了已经审阅过的文件,重新添上一杯热水,留下盖着外套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关上了会议厅的门,在门口等待的卡修斯收回好奇的目光发问,

“晨会取消?”
“晨会取消。”

无题

七夕啊,想了许久也只是感叹,

“我的小孩早就离开我了。”

“Dick!!”

“Well I’m coming !!!”